首页 »

姜文电影《邪不压正》将映,原著《侠隐》作者张北海说,“不给导演增加烦恼”

2019/10/10 1:20:44

姜文电影《邪不压正》将映,原著《侠隐》作者张北海说,“不给导演增加烦恼”

7月13日,姜文执导的电影《邪不压正》即将全国上映。电影根据旅美作家张北海的小说《侠隐》改编,讲述青年侠士李天然留美归来,为寻找五年前师门血案的元凶,深入古都的胡同巷陌,从而引发一系列的故事。多年来,张北海以纽约生活的散文享誉华人世界,他的第一本武侠小说,将背景设置在自己童年生活过的老北京。这部武侠非传统小说的路数,而是写了其反面,即“武侠的终结”。与此相连的,是时代的变迁,老北京的消逝。张北海说,“我就是想还原到当年北京1930年代的样子,我在故事里是把李天然当做最后一个侠。侠在这个之前就消失了。”

 

2007年,《侠隐》曾在中国大陆由世纪文景出版,电影上映之际,小说重版再度推出,依作者意愿更改个别文字,新增后记及“《侠隐》作者张北海答客问”。

 

一段京味儿醇厚的北平传奇

 

张北海,本名张文艺,祖籍山西五台,1936年生于北京,1949年随家人前往台湾,师从叶嘉莹学习中文,就读于台湾师范大学,1962年到洛杉矶继续深造。1972年,张北海在纽约定居。整个1970年代,他撰写了大量有关纽约生活的散文,成为初抵纽约的华人了解纽约的入门读物。几乎同时,他也开始关注童年生活过的北京,隔三差五回京旅行,除了品尝老北京的吃食外,还收集一些有关背景的书籍。“但不是为了写小说而找材料,而是为了认识我生长的古都。”1994年,58岁的张北海因病住院,那时他已为香港某月刊写了二十多年有关美国的特稿和专栏,“觉得两年后退休,是人生又一阶段的开始,应该去了一个心愿。然后即开始构思,找资料,做笔记,六年后写就《侠隐》。”

青年张北海

 

《侠隐》讲述的是一段民国初年以老北京为背景的江湖侠义故事。小说对老北京的描写细节精确,味道醇厚,所虚构的武侠故事也真实可信,阿城赞其具有“贴骨到肉的质感”“果然好看”。在六年的写作中,张北海参考了好几百本有关老北京的中英文著作,书中对上世纪30年代北平的描写确凿、细致,一街一门,一草一木,都符合当时史实,宛如城市在笔下复活。“既然我把小说的历史背景放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,又把这个侠放在现实社会,那三十年代北平的日常生活、衣食住行、风俗习惯、政治经济、社会文化、市容街道,就不但在所必需,而且要融入书中的角色。”张北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。

张北海,1970年代

 

小说创作于1996年,而在动笔前两年,张北海就已经在完成历史背景的考据工作,包括整理出一份民国二十四年(一九三五)北平市街道图。在近六年的创作过程中,张北海的案边总放着几本小说,写不出来的时候就随便抽一本翻一翻,一本是《红楼梦》,一本是《儿女英雄传》,“看这些书主要是为了语言的关系、文字的关系,让我可以回到那个时代。这两本书里面有大量国语北京话的对话,我要抓住那个味道。”

 

侠,已经不存在了

 

小说为什么叫“侠隐”?这是一个绕不过的问题。与传统意义上的武侠作品相比,《侠隐》更像是一部风俗小说。“不写成传统的武侠小说,是我有意的。所谓的侠,能不能在现代或者当代的社会里存在?不可能了。”张北海坦言,侠的最高宗旨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平天下之不平,怒天下之不敢怒。然而随着现代司法制度的健全,没有一国政府会允许侠者武艺傍身,由他决定善恶是非,黑白生死。“一个‘侠’不但可以决定谁是恶人,甚至杀人都有他的道理,且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不止现代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韩非子就说‘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’,知识分子以文字进行批判,而侠是以武力违犯禁忌。”正是有了以上考虑,张北海有意把故事背景放在上世纪30年代,这意味着主人公不能公开,只能暗地里做报仇的事,书名因此叫《侠隐》。

 

张北海生于1936年,《侠隐》发生的背景和他出生的年代几乎完全重合,这都是张北海“故意而为之”。《侠隐》的开篇写到李天然回北京,从天津下船坐火车去北京。这一天,谁想竟是张北海的生日。“我在小说里交代的那一年,春夏秋冬,里面发生的事情,所谓的历史背景完全都是写实的,只有故事是虚构的。”小说中,蓝青峰的家在东四九条30号,这就是张北海的家。“三进四合院,后面还有花园,蓝兰的卧室就是我的卧室,我的奶妈就睡在外面,我念美国学校,蓝兰也念美国学校,所以一定要说哪个人物是我,应该是蓝兰。” 但是,张北海也否认这种“写实”是以小说为载体的“文学回忆录”,“整部作品我还是按照纯粹的中国传统章回小说写的。起初,每一回的标题我甚至都想以对联的形式构拟,后来发现有点困难,最后才采用现代的手法。”

 

从《侠隐》到《邪不压正》

 

据闻,姜文早在数年前购得《侠隐》改编权,其间又续约一次。之所以把小说交到姜文手上,关键人物是张北海的侄女张艾嘉。“《侠隐》大陆版出版后,编辑给了我十一、二个名字,有人要拍电影,有人要拍电视连续剧,还有人要把它变成舞台剧。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得,我就跟侄女张艾嘉商量,她比较熟悉演艺圈。最后我们决定与姜文合作。”

 

十年里,张北海没有就剧本、剧情与姜文进行过任何探讨,“姜文的助手给我打电话,说要把电影剧本给我看看,我说绝对不要给我看,我是小说作者,就不要给导演增加烦恼了”。电影正式开拍后,也有记者问张北海“如何看待电影的改编”,张北海答曰“这是导演的事情”。他给姜文唯一的建议是:要过“戏瘾”可以去演“张自忠”一角。“张自忠只有一句话,进东交民巷都没说话,就是来跟蓝青峰握手,说了一句‘辛苦了’。可后来电影还没开拍,在北京碰到他的助手,他告诉我,姜文要演我的‘爸爸’蓝青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