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昆剧演员黎安委员,在骑行时发现了什么?

2019/8/14 6:01:41

昆剧演员黎安委员,在骑行时发现了什么?

3月4日,上海昆剧团(下称“上昆”)新排剧目《琵琶记》即将首演。市政协委员、上海昆剧团演员的黎安担任男主演,戏份很重。

 

为了不耽误参加市政协会议,又不影响新剧目排练,参会前夕,黎安把排练计划前移,连续好多个周末都没有休息。翻看黎安的朋友圈也发现,他经常前一晚十点多才结束排练,第二天一早八点半又准时出现在了排练室。

 

昆剧的春天来了

 

“昆剧的春天来了,这一切都很值。”黎安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,去年,上昆推出全本《长生殿》全国巡演,上海站连续四场的演出票,火爆到连加座都卖得一张不剩。票房收入当时甚至还创了上昆的纪录。

 

这背后离不开昆剧演员对舞台的坚守。就拿上昆来说,从被称为“拼命三娘”的团长谷好好,到现在平均年龄为40、30和20岁的“昆三”“昆四”和“昆五”班演员。在昆剧曾经遭遇落寞的时候,他们没有放弃,也让上海昆剧没有出现年龄断层。

从1986年考入“昆三班”至今,黎安在昆剧的路上已经走了30多年。其间获得过白玉兰表演主角奖、中国戏剧梅花奖。如今,“昆三班”还留在上昆的小生,只剩下黎安一个。这也让他觉得自己有强烈的责任感,不仅要与“昆四”“昆五”班的年轻人传好“交接棒”,也开始思考如何让昆剧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

 

“其实,很多年轻人都对传统戏剧感兴趣,只是没有学习和体验的途径。”这些年,黎安和其他上昆演员,不断进学校、进社区,并走近青少年群体,开设昆剧讲座和课程。

 

“从最基本的什么是昆剧,什么是生旦净末丑开始,慢慢升级到教他们学唱,最后再邀请他们上台体验。”去年10月,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公布了65个“非遗保护工作优秀实践案例”,上昆深耕十年的“Follow Me昆曲跟我学”榜上有名。 “Follow Me昆曲跟我学”已成为上海昆剧团优秀艺术教育公益品牌项目,毕业学员超千人。

 

黎安的努力没有白费,观众群体不断呈现年轻化趋势。上昆曾经做过统计,现在每场演出,台下的观众40岁以下的大约占8成,30岁以下的约占4成。

 

现在,他们又在为如何让昆剧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甚至走出国门而默默付出。黎安给记者粗略算了一下去年前去表演过的国家和地区,德国、希腊、日本……“去了那里,你才会发现文化真的是无国界。以及,外国观众对中华传统戏曲的强烈兴趣。”

“语言不通并不影响他们感受戏曲所表达的情感。”有一次,在希腊演出《雷峰塔》时,在后台候场的黎安特地观察了一下台下外国观众。“他们情绪的变化和剧情的发展堪称‘天衣无缝’。即使,他们听不到我们在唱什么,可能也不知道‘白娘子’是谁。”黎安说。

 

关注家门口的民生

 

黎安是第二次担任市政协委员。不过,他的关注点并未拘泥在所处的文化艺术领域。他把目光放在了“家门口的民生”。

 

黎安住在陕西北路昌平路,沿着陕西北路一路向南,就可以到达上昆。不远的通勤距离,他经常步行或者骑共享单车。

 

黎安骑行时发现,有些道路的非机动车道规划、设计得并不合理。黎安以自己经常骑行的陕西北路为例,由北向南专门划设了非机动车道,由南向北却出现“断头路”,需要绕经多条没有明显非机动车标识的马路。

 

去年,上观新闻曾经发布一篇题为《同一目的地,守法骑行用27分钟还得推车步行大半段,违法骑行只要2分钟》的报道。看过这篇报道的黎安对此深有体会。“相较于上班,我下班时花在路上的时间要多二十多分钟。”黎安说。

 

现在,随着慢行交通理念逐渐深入人心,低碳、环保的出行方式成为一种风尚。黎安认为,这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号或者倡导理念层次。相关部门应该在道路规划方面进行及时的跟进和提升。”“应该合理规划非机动车道,减少非机动车道的‘断头路’,给非机动车预留足够的路权,减少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混行状态。”黎安建议。

 

遇到下雨天,黎安会步行上下班,就是在这每天来回两趟的上下班路上,他同样发现了问题。“有些主干道的红绿灯预留给行人的时间太短。”有时,就连一米八个头的黎安都要一路小跑才能穿过马路。可以想象,老年人或者残障人士过马路的难度。

 

另外,延安中路上的天桥也成为横亘在不少老人面前的出行障碍。黎安特地数过一次,一上一下,相当于上下了一次3层楼。“为适应老龄化社会的需求,上海正在大力推行在老旧住宅小区加装电梯。其实,也应该在天桥安装自动扶梯。”黎安特地留意了上海的一些天桥,他发现,即使有些安装了自动扶梯,但是却“形同虚设”,长期处于“停运维修”状态。

 

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上海将用力用心办好群众身边的民生实事,让更多群众在家门口、于细微处感受到城市的温度。“处理好这些小细节,才能让这座城市更加有温度。”黎安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