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他得过8座奥斯卡,11座格莱美,今年夏天将给上海带来毕生的杰作

2019/9/11 19:02:50

他得过8座奥斯卡,11座格莱美,今年夏天将给上海带来毕生的杰作

 

这是一场特殊的见面会。观众席设在华特迪士尼大剧院的舞台上,舞台中央摆放着一架三角琴。四周灯光渐暗,一位头发花白、戴着一副小眼镜的音乐家款款走到追光灯下。掌声响起,他在钢琴前坐下,手指飞快地在琴键上游走,一段段熟悉的动人旋律从他指尖倾泻出来:“A Whole New World”(《阿拉丁》),“Colors of the Wind”(《风中奇缘》),“Beauty and the Beast”(《美女与野兽》)……

 

在同一个舞台上,全球首部中文版《狮子王》在上海迪士尼小镇的华特迪士尼大剧院首映,并成功演出了500场。如今,这个舞台又将迎来一个全新的中文版百老汇音乐剧——《美女与野兽》。

 

昨天下午,作曲家艾伦·曼肯 (Alan Menken)带着他的经典作品《美女与野兽》来到上海迪士尼。首次来中国,曼肯讲述了自己不为人知的音乐生涯以及《美女与野兽》的创作历程。部分剧中演员和制作班底也首次现身。这部备受期待的中文版百老汇音乐剧将于今年夏天正式开演。

 

音乐剧《美女与野兽》海报。

 

2017年上映的由艾玛·沃森主演的电影《美女与野兽》。

 

1991年的经典迪士尼动画片《美女与野兽》。

 


“音乐天才”的路并非一帆风顺

 

艾伦·曼肯(Alan Menken)这个名字对中国观众来说也许并不熟悉,但是听到他那些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时,人们都会恍然大悟,原来是他!

 

曼肯是目前在世的艺术家中荣获奥斯卡奖最多的一位,他获得的奖项包括8座奥斯卡奖、11 座格莱美奖、7 座金球奖。人们称他为天才音乐家,但在曼肯看来,他不过从事了一辈子自己所热爱的音乐而已。

 

“我自出娘胎就喜欢音乐了。”曼肯愉快地与记者说起他从小学琴的经历,在钢琴老师眼里,他一直是个不听话的孩子。“我总是弹几个小节之后就开始即兴创作。”9岁时,曼肯听了鲍勃·迪伦的曲子,便模仿他写了一首《找回过去》。“对于一个9岁小孩来说,其实没有多少‘过去’可以寻找。”曼肯说着,便爽朗地笑起来。

 

曼肯现场演奏了十多首他创作的经典歌曲。

 

从小展现出过人的音乐天赋,但他并非出身音乐世家,在他的家族里,爸爸、爷爷、姨父、姑父……几乎所有的“曼肯”都是牙医,因此当他到纽约大学读书时,选择的是医学。“我本来是要当一名医生的,但当我学医以后,我就发现这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,我的全身心都只想弹钢琴。”

 

于是,曼肯开始了音乐创作。他发现最能让他高兴的事情,就是为不同的人物写曲子,而这便是音乐剧。在音乐这条道路上,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——霍华德·艾斯曼。霍华德擅长作词和编导,曼肯擅长作曲,两个人一拍即合,合作了第一部作品《上帝保佑你》,以及后来的《疯狂花店》。

 

然而音乐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,他的早年作品也曾遭到非议,甚至有评论家说“里面的所有音符都是平淡无奇的垃圾,像一块臭抹布掠过观众……”收到这些评价后的曼肯是这样说的:“作为一名作曲家,你必须承担得起所有的反馈,同时你不能停止创作。”曼肯就是这样,一首作品不成功,他就放在一边写新的,不成功再放一边,没有人能阻止他创作的步伐。

 

《疯狂花店》为曼肯赢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提名。当时这首曲子很火,颁奖典礼上,甚至有颁奖嘉宾在台上把这首歌唱给观众听。曼肯以为自己肯定要得奖了。那天,他坐在观众席的正中央,但一直等到晚会结束,他都没有走上领奖台。

 


“小美人鱼”打开的一扇门

 

《疯狂花店》后,曼肯和霍华德也开始分开发展,直到有一天他再次接到霍华德的电话,邀请他一起创作《小美人鱼》。那天,曼肯正在电视上看迪士尼的这部动画片,一边看一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想到了当初自己所热爱的一切。他们重新燃起了创作的激情,决心要创作一部常驻的、脍炙人口的音乐剧,一部可以和《匹诺曹》、《睡美人》媲美的作品。

 

1989年的迪士尼动画片《小美人鱼》,曼肯为该片创作的歌曲“Under the Sea”赢得了第62届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。

 

“如何去实现这个想法?我们从音乐剧的第一个音符开始探索。”曼肯随即在钢琴上给记者弹奏了一段优美如流水的旋律。“这是流水的声音。”随后,舒缓的旋律变得急促,节奏渐强。“这是波浪的声音。”当情绪达到最高点后,音符突然又变得跳跃灵动。“这是章鱼在海中漂浮。还有螃蟹塞巴斯丁,它是一只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螃蟹,当它出现的时候,我就把加勒比的音乐风格带进来……”曼肯一边描述,一边手指在琴键上游走,听众的眼前仿佛就真的出现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海底世界。

 

就是在这种幻想中,曼肯捕捉到了非常多音乐细节,以此来奠定整部音乐剧的基调。1989年,《小美人鱼》正式开演,成为了迪士尼动画片的复兴之作,并再次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。“在这一次的颁奖礼上,我虽然一直坐在边上,但我非常清楚地知道,这一天,我要登上领奖台了。”

 

《小美人鱼》后,就是《美女与野兽》了。“《小美人鱼》的奥斯卡颁奖礼是在3月,其实从前一年的秋天起,我和霍华德就已经决定创作《美女与野兽》了,但直到颁奖礼结束后,霍华德才找到我谈这部作品。”那天,他的好友把他拉进房间,关上门,神情严肃地告诉他:“我生病了,而且病得很重。”

 


一首歌改变动画电影的历史

 

生活有时比戏剧更具有戏剧性。在挚友病重的情况下,曼肯开始了《美女与野兽》的创作。然而由于当时迪士尼并没有打算进军音乐剧,美女与野兽的故事最开始不是音乐剧,而是一部动画片。

 

故事开场的第一首歌曲Belle(“贝儿”),最初完成时的版本长达7分钟,曼肯和霍华德都觉得有点长,然而当这首曲子第一次在电影节上演绎时,全场观众都起立鼓掌。“就算直到今天,也还没有一首歌曲能在电影节上引起这样的反响。”这个触动,让曼肯第一次有了要把它做成音乐剧的想法,也从此改变了动画电影的历史。

 

贝儿

 

根据电影改编的音乐剧于 1994 年首次在百老汇上演。此后,《美女与野兽》成为全球上演时间最长、最卖座的音乐剧之一,迄今已在全球 37 个国家和地区演出,累计观众人数超过 3500万名。

 

要把动画片改编成音乐剧,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展现剧中那些没有生命的“物品”。《美女与野兽》故事里的王子变成了野兽以后,他的仆人和随从也都变成了茶煲、烛台、钟等物品。“这是一部法国音乐剧,里面的角色都非常欧式,又各有特点。”曼肯举了几个例子,比如“烛台”卢米埃是一名法国勇士,而葛士华则是一只中规中矩的“钟”。“创作的时候,你手里仿佛有一个调色板,不同的色彩都装在这个调色盘上,每个人赋予不同的颜色,最终才诞生一首歌、一部音乐剧。”

 

城堡中的仆人们

 


经久不衰的旋律从百老汇传到上海

 

在中文版的音乐剧中,曼肯透露,有很多过去在动画片里因为篇幅有限被砍掉的歌曲,这次会在音乐剧里重新被挖掘出来。“比如有一首‘human again’(重新为人),这首歌表达了烛台、茶煲等物品们看到美女与野兽越来越亲密,马上就能打破魔咒变回人的激动心情。”

 

曼肯说,这些歌曲当初都是忍痛割爱被埋藏起来的好作品,如今终于又能重现舞台。同时,曼肯还创作了6首原版动画电影里面没有的原创音乐,它们都将在中文版音乐剧里呈现给观众。

 

在整个创作生涯中,曼肯坦言自己还有很多歌曲尘封在角落里,它们和这些被传唱的歌曲一样美妙,但因为各种原因被放弃了。“我总是随时准备好把曲子扔掉,重新创作更多的好作品。做音乐不能有得失心,不能对自己的作品有太强的依赖和依恋,而是要把心放在创作本身,保持不断前进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

曼肯与徐梦合作中文版“Beauty and the Beast”。

 

有一些旋律,也许真的能够穿越时间,经久不衰地流传。见面会的最后,当曼肯与中文版音乐剧《美女与野兽》中出演“茶壶太太”的中国女演员徐梦共同演绎了那首第64届奥斯卡最佳歌曲“Beauty and the Beast”时,观众仿佛看到了城堡里的美女和野兽伴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,他们的舞步旋转流动,从20多年前跳到现在,从百老汇跳到了上海。